阿八站在臨時棚架上,爭取最佳位置採訪小黑飛越黃河。
我們兩個「臭」男人就是睡在背後的帳篷。
其他行家同樣要露宿。

難忘小黑飛越黃河
風餐露宿飽受挑戰

在記者採訪生涯中,數最難忘、最辛苦的一次,當數97年6月香港回歸前一個月。有「中國飛人」之稱的柯受良要飛越黃河,駕車飛越壺口瀑布。舉世聞名,氣勢磅礡的壺口瀑布,小黑要駕車飛越她,當然小黑心中有數可以駕馭,但始終有一定的變數及危險性,能夠親歷其境,到現場採訪係畢身難忘的事,當小黑成功飛越那刻,實在感動到毛管也聳起。
小黑飛越黃河公司高度重視,除了我之外,另外有兩個資深女記者和一名攝影記者一起被派採訪。但我們要兼顧東方日報、東方新地及東周刊的報道。一個如此大型的採訪,而且各大媒體齊集,自然心理上有一定壓力。另外,採訪環境非常惡劣,壺口瀑布衹有一間賓館,早已被小黑團隊包了,我們的賓館距離壺口瀑布要四個多小時車程,每天單是車程要八小時,同時要搶新聞,當年都是用菲林相機,拍照後要自備藥水即場冲菲林,全部行家排隊用一條電話線傳相回香港,整個過程任何一個環節都不容有失。

內褲要反轉來穿

這些問題都不是最辛苦,最辛苦是為免錯過小黑起飛時間,我們被迫留在壺口瀑布沙灘過晚,沒涼沖、瞓帳蓬、吃得差,還要帶着大批攝影器材及傳相電腦,晨早起來要把內褲反轉來穿,隨便梳洗便背着笨重的器材,由壺口瀑布陝西省段步行八公里至山西省段,因為在山西省段才影到最佳飛越角度。成功飛越後馬上要行八公里回陝西省段的賓館傳相。還好是我們幸不辱命,順利完成任務,在東方日報頭版刊出了照片,娛樂版也有大篇幅報道。舒一口氣,我們回到酒店休息沖涼時,污糟得沖出來的水好似黃河水一樣的黃!

阿八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