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博客藍倪:華納音樂李榮浩

 穿得也不算貴,黑白灰,儘量自費

被自己往裡推,動動嘴,也能後退

總會被動吃虧,不防備,深知有罪

這是李榮浩新專輯《有理想》裡的一段歌詞。一如過去的兩張專輯,他繼續用樸實無華的語言講著現代人的故事。而在跟他短短十幾分鐘的訪談裡,一個最深刻的感受是——不想當音樂監督的歌手不是好吉他!

他就是一個生活中充滿旋律的人,五分鐘就寫下了《李白》和《模特》。

他是一個真正意義的創作人,從寫下旋律、到編配樂器、到怎麼唱怎麼錄……輕鬆包攬。而當他終於在去年把自己搬上了大型演唱會的舞臺後,還愛管樂手、管燈光、管音響,乃至舞臺科技的糅合……

說起音樂的事情,他可以滔滔不絕,仿佛那小眼睛都在閃爍著光芒。

確實,當你喜歡一件事情,就跟喜歡一個人一樣,眼神都是不一樣的

這就是我欣賞的“亞洲新天王”。

本期微票兒獨家專訪

「亞洲新天王」李榮浩

- 今年的巡演他會給大家帶來怎樣的驚喜?

- 三張專輯過後,他怎麼看待自己的“李榮浩”風格?

- 他又有什麼話想跟現在的獨立音樂人說?

在進入專訪正題之前,可能有些不明覺厲的孩子還是會問:

所以李榮浩是誰?

你大概在2014年的臺灣金曲獎已經對他有了印象

憑藉第一張專輯《模特》,他一舉奪得25屆金曲獎的最佳新人獎。這匹大黑馬創造了“第一個內地歌手獲得該獎項”的記錄。這不禁令人想起13年前,在第13屆金曲獎的晚上,有一個同樣帶著極具個性的曲風橫空出世、立馬奪得新人王而讓前輩大跌眼鏡的、甚至連樣子都和他有點相似的青年↓

趁著 我會喜怒你會哀樂

唱幾分鐘情歌 沒什麼

至少證明我們還活著

誰能說得准,李榮浩會不會再現一代傳奇?

或許,你大概是在2015年芒果台某節目才知道他,那晚,他依然堅持自我地唱著《模特》。

“聲音聽著有點陳奕迅...”

“不,風格還有點方大同....”

雖然踢館失敗,卻“踢”進了更多聽眾的視野裡。他的音樂、他的個人生活、他的一切都開始成為媒體焦點。

後來,你身邊有朋友向你直播了這場炫酷的演唱會

2015年他帶著他信賴的一流樂手,自己親任音樂總監,首站北京萬事達中心門票開賣瞬間秒殺完售好評再加場。半年之間巡迴至深圳、杭州、上海、臺北、天津、廣州等城市…讓大家認識了更全面的他。

這次微票兒專訪,和亞洲新天王進行了一段認真嚴肅的對話。儘管初見面的時候,小編下意識還真的沒法脫離眼睛的老梗...

1、在發佈會上你說巡演會玩更多想玩的東西,據我所知你有在學口琴,小時候也學了低音提琴,有機會在巡演上見你演奏嗎?會否有機會邊跳邊唱《有理想》呢?

還要看歌,如果歌合適的話,也想多嘗試一些以前沒表演過的樂器,形式上也希望豐富點。舞臺方面會更豐滿,不過我個人的部分目前還在編曲的階段, 等編曲完了之後再去想寫細節的東西。

2、今年跟去年的巡演一樣,也是你自己給自己當音樂總監吧,這意味著你光顧自己彈和唱的部分還不夠,這過程中哪個環節是你覺得比較不容易的?

我覺得這反而對我來說是一件更(輕)松的事,是一件好事。如果大家都排好了,我就直接去唱,我會覺得有點無聊。所以自己能參與做音樂總監,能和舞臺上的人,包括所有燈光、音響糅合到一起,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也很有趣。我還想融入一些高科技的東西在舞臺裡,但不會流失掉音樂性。

3、今年巡演的樂手還會請來荒井老師和顧忠山老師嗎,和他們的配合過程有什麼有趣的故事?

今年荒井還會跟我一起演,因為我專輯的鼓都是他打。我跟他也是十多年的好朋友。但其他的樂手就都還在敲檔期。

首先是默契,我跟這些朋友在一起基本不聊音樂,就閒聊。大家在各自的領域都有成就,平時就不會老聊琴啊音樂什麼的,因為每個人都對音樂都很主觀。

可是我們在排練的時候,會發現每首歌都很多好玩的地方。譬如說彈吉他,像老顧(顧忠山),他彈爵士比較多。可是他彈我的東西呢,我希望他能多放出來一點。因為爵士是比較往內在走的一種音樂。

可是怎麼融合呢。首先因為我懂吉他,我就會跟他聊說,“你可能要換個吉他”或者“你這個效果器我推薦你用哪款等”,反之他也是。有時候他會自己加一個小的融合、小的橋段在裡面,我也會覺得很驚喜。

4、你算是個挺高產的作曲家,據說創作一首最快是五分鐘?那是哪一首。對於大家說你是這個時代的“李白”,你怎麼看?

“就是《李白》。《模特》也差不多是五分鐘。我覺得,李白就是寫寫詩,喝喝酒,他就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名號名銜都是別人給你的,你自己爭不來,把自己想要發揮的東西發揮到極致,自然會發光的。

5、在過去出現過一下子沒想法的時候嗎?

“其實還好,像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弄妝發的時候我還寫了一首歌。這是我一個生活習慣,我沒有把他當做一個特殊的事情。如果我現在把我寫的所有demo都發行的話,可能夠我用個.....一兩百年吧!

6、三張專輯走到現在,你作品都非常風格化了,連笑忘書都唱得那麼“李榮浩”。是否會擔心這樣有時候會限制了發展?

“對於我自己來說,我寫出來和唱出來的東西肯定都是這個樣。但從音樂風格上來說,想變風格有多難?一點都不難。像《有一個姑娘》我可以變成五十個樣子,編出五十個版本。但是,目前我覺得“李榮浩”的風格,在大家的腦子裡面打得還不夠深,我希望在大家徹徹底底知道我這幾年想玩的東西之後,再去變。反正,這兩年就是這麼想的吧。

7、我們也有接觸過不少北京的獨立音樂人,這時代大家都有一種比較急著要成名的感覺,可事實非常不容易。對這些同樣有理想的音樂人,有什麼話想跟他們說呢?

“首先不要抱怨。這點我覺得對於一個有理想的人來說是首要。當你現在只賺500塊,可是想賺5000塊的時候,當然是要比500塊付出更多。但那就是你選擇的東西。我也經常跟很多年輕音樂人聊天,雖然大家會覺得市場不好,但我覺得現在的音樂人已經非常幸福了。 

像我小的時候,誰知道唱片公司在哪裡啊,誰都不認識誰。可能你就是寄個demo給人家。現在你寫首歌發到微博,你就有機會了。那麼多電視節目和比賽。我覺得你堅持自己的東西,終有一天大家會看到的。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