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煒珊  承傳家族責任

有一個經常上娛樂版頭條的爸爸,但自身卻不愛出風頭、上報紙。林煒珊(Vanesa)希望自己的相機連結是「慈善團體」、「家族生意」,Vanessa說:「我係一個做嘢既人,實是求是,希望大家專注我喺事業與慈善方面既成績。」雖然傳媒依然八卦她父親的私事,但當事人一派淡定自在,Vanessa相信世界上有人明白自己的付出和努力已經足夠。

林百欣長孫女,Vanessa年輕時已經知道自己的責任,承繼家族的事業及行善傳統。她交足功課,出任鱷魚裇公司執行董事兼副行政總裁,一上任即大膽改革,令品牌走出傳統框框。在美國修讀藝術,及在英國進修時裝設計的Vanessa,回港後便專注於打理父親的時裝生意:「品牌有好長既歷史,平衡傳統和革新很重要,07年,我邀請設計師陳幼堅由店舖設計、商標、產品等着手改革,以黑色和金色為品牌包裝,除去「土氣」,到品牌60周年,我大膽將潮流icon豹紋用閃石貼在品牌的標籤身上,為品牌增添色彩。」

這位「太子女」98年加入鱷魚裇,先後在設計、市場、零售等不同歩門浸淫,她沒有因為身分而坐享其成,中學時已經在公司官塘的廠房做暑期工學習跟單,大學在美國修讀時裝設計時時,依然維持逢暑假在鱷魚恤做暑期工,負責找設計資料,及到工廠找布料。畢業後,她先後於著名時裝品牌Alexander
McQueen及Julien MacDonald工作了一段時間,才正式回港加入鱷魚恤。Vanessa熟悉集團運作,連一件裇衫要120個工序亦一清二楚。多年來,Vanessa由幕後走到前線,而且她的實力得到外界的肯定,最難忘的必數03年親身處理與法國Lacoste糾纏多年的商標官司,她說:「當年鱷魚恤跟法國Lacoste兩個品牌在鱷魚圖形商標的法律訴訟,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及心血,與Lacoste那邊負責人不斷周旋,最終我們憑著真誠與他們解決了問題。同時與Lacoste攜手打擊市場上其他侵權鱷魚品牌,保障了這個法國經典品牌的形象,也維護了我們作為代理商的利益。」

事件令全公司同事刮目相看,肯定了Vanessa接棒的地位。07年她再下一城,一手一腳策劃的品牌改革,一連串的宣傳及推廣,令大眾對鱷魚裇,這個傳統品牌改觀,Vanessa的宗旨是:「『It’s not how good you are, it’s how good you want to be.』係我喺事業上的理念。」

慈善方面,Vaness亦做足100分,2015出任仁濟醫院董事會主席一職,成績不遜父親,Vanessa笑言:「四十年前父親出任同一要職,我做主席嗰年,籌款方面成績理想,而且亦搞咗不少活動,令更多人認識,了解仁濟。不但承接家族行善傳統,亦得到社會既肯定。」卸任後,Vanessa計劃繼續投入社會公益方面,受爺爺林百欣啟蒙,她以繼承爺爺的善心為目標,她說:「《百欣慈善基金》貢獻好多,捐錢起學校,又捐錢起仁濟醫院工作大樓,我依家雖然完成仁濟主席工作,但我仍會喺其他方面出力,我仲帶個女去探訪,希望佢將來可以一直延續落去,幫助别人。」

「女承父業」的Vanessa肩付着重任,作為家族第三代接班人,她多次強調要擺脫富家女標籤,她的工作熱誠與謙虛,事事穩中求變,令人想起昔日林伯,Vanessa全心全意奉獻給家族,她的努力值得令人敬佩。

Text:Cat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