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警察的眼淚

(先機網報道)一場爭取普選的佔領中環運動展開,全港多區的警員都被抽調往金鐘、銅鑼灣及旺角等示威區維持秩序。可是 9 月 28 日,警方發放的 87 個催淚彈,讓運動被冠以雨傘革命,警方被視為施暴者,連日來備受市民、示威者唾罵。Paul 加入警隊二十五年,他坦言現在情況,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及無助,作為一個執勤者,他無法後退,作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即使回到教會,也無法獲得教友、牧者的支持,對他和許多主內弟兄的心靈,造成極大傷害。Paul 加入警隊二十五年,過去多年曾處理多宗大型衝突,如越南難民營暴亂等,但今次的佔中,卻令他最為難過及感到極大挑戰。「警方的處境非常困難,如果示威者搞破壞,警方可以明正言順去驅趕他們,但佔中卻是很和平、又不是很暴力,警方也不能以武力處理,但警方多年來所學的一套,就是要維護法紀,現在的一切,令我們變得很為難。」阿 Paul 無奈地說。9 月 28 日的當晚,他被派往銅鑼灣街頭駐守,當時許多年輕示威者在街上,即使互不說話,對方以很仇視的眼神望著阿 Paul 和他的同袍。昔日警方走上街執勤,被市民鼓勵「阿 sir 辛苦晒!」、「加油」等安慰不但消失,不少人更以粗口、謾罵他們,令阿 Paul 感到十分難過。「我作為一個四十多歲的人,那一刻,我覺得很難過,覺得這些年輕人不是我所認識的,突然覺得對香港很陌生。」他坦言,他和許多同袍一樣,自佔中開始後,每天工作十七小時,翌日又不知上班下班時間,除面對長時間工作的辛苦外,最難過是衝擊著固有的價值和矛盾,也擔心將來不知如何執法才好,現在穿上制度也失卻昔日的光榮,反是擔心被人指責和唾罵。
而令他感到最難過的,就是因政見及警方執勤問題,慘遭弟兄姊妹、甚至牧者的「不支持」。「我本身是教會執事,在佔中一事,我都迴避不敢出聲,怕引起衝突。但許多年輕的弟兄姊妹,甚至牧者都支持佔中,本來立場不一樣沒有所謂,唯牧者在代禱時,有為示威的弟兄姊妹、有為大學生等,卻指明不為到警察祈禱!這句說話,對於我和一班警察同袍來說,非常受傷害。」Paul 說到此時啜嚅著,坦言感到失去支持,每天面對被指罵的說話,再加上失去教友的鼓勵,令他及許多基督徒警察感到心如刀割。幸好,他仍堅信神有其美意,即使他沒有回到自己的教會,他仍走到鄰近的教會祟拜時,尋求寧靜的一刻。每聽到一首詩歌,每讀一段經文,他都不忍不住不斷流淚。他認為事件中無論示威者或警察都是被夾在中間的犧牲者,他唯有不斷祈禱,記著聖經教導先求祂的國、求祂的義,不看重這當權者所爭奪的事,也希望神親自安慰受傷害的弟兄姊妹。

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