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機場「白髮孖辮姐」 
變國際「人球」之謎 

(先機網報道)一名山西民工在本港轉機回鄉期間,因「瞓過龍」錯過航機,兼盤川用盡,被迫滯留赤鱲角國際機場三天。他身無分文,隨身只有衣物、一個電飯煲,以及食剩的白米,為醫肚竟使用機場公共電掣煲飯,煮飯相被瘋傳,轟動中港網民。事件亦揭露,本港機場風涼水冷,設備齊全,成為不少人的容身之所,其中年多前在機場出沒的「白髮孖辮」怪客,身世最撲朔迷離,備受機場職員議論。全球最佳機場之一的赤鱲角機場,近年有不少怪客出沒,當中的「紅人」非這位身披毛巾、內膽穿短衫短褲的白髮孖辮阿姐莫屬。記者連日追訪,終於發現她的芳蹤。當日,她推著放滿鋁罐、雜誌、廢紙的行李車,在機場商舖門前,目光呆滯四處張望,一身奇特的打扮引起不少旅客注視。
記者於是上前攀談,外表似足華人的她竟以英語回應指自己不是港人,不懂中文。起初,她否認露宿機場,用簡單英語說:「我不能離開這裏,所以才滯留機場。因為當我搭巴士走時,身上無散紙,又無人幫我找贖,只好回來這裏。」經記者多番追問,她才承認露宿機場。
她拒絕透露年紀及姓名,自稱來自南美洲,「我來香港已有三年,頭一年住父親家,之後兩年住機場。」但之後她澄清,那位「父親」並非親生,當年是南美的家人迫她返港找「父親」,她起初以為只是短暫居港,後來卻被南美的家人遺棄,「他們搬離舊居,我失去他們的聯絡。」
香港的「父親」亦嫌棄她,不准她回家,並偷走其護照,唯有流連機場。她一樣愁容說:「我單身,他們沒有良心,他們不准我返家。我們之間有好多問題,我不想講…在買機票、取回護照問題上,有好多不能解決的問題,我已報警,也處理不了。」
露宿機場的日子裏,她每日在廁所梳洗,睡大堂的椅子,間中趁「父親」不在家偷返家,順道收南美家人寄來的生活費,「我有錢食飯,當我用光,他們會寄美金給我,但就是不想我飛返去。」淪為「人球」的她,雖然自稱有錢在機場餐廳「醫肚」,但記者當日見她只靠幾塊餅乾充饑,衣服也十分單薄,當記者問她是否需要社會援助時,她堅拒說:「希望本月底前解決問題。」
機場商店職員表示,年多前已見這位白髮孖辮怪客經常在舖頭門口流連,外型有點似拾荒者,竟會用英語講述離奇身世。不過,有職員認為,她有時說話語無倫次,懷疑有精神問題,質疑身世是否屬實。

露宿者天堂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幹事吳衞東表示,機場近年吸引露宿者入住,「果度環境設施好,又唔會畀摷醒佢地,因為其他旅客都係度瞓,廁所又大又乾淨。」他表示,近年市區租金飊升,有基層打工仔無力負擔,被迫住機場。「我聯絡的(機場露宿者),有些有嘢做,但市區租貴,環境又差,租到板隔房、籠屋,有木蚤,無窗,好焗。」
機管局則表示,職員及警員會經常在機場客運大樓巡邏,倘發現可疑人士,會上前了解情況,如有需要會通知社會福利機構跟進。由一○年至今,機場錄得逾六宗滋擾投訴。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