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風波

最近與家居元朗的妹妹聊天,話题扯到報章日日報道本港的酷刑聲請條例惹的事端。由於不少南亞人士利用這條例留在香港,所以更很跨張地被形容為一次南亞風波。

的而且確,在網上視频,我們見到不少南亞匪徒街頭强搶的片段,元朗錦田一帶,也發生許多懷疑涉及南亞裔匪徒罪行,加上大部分南亞人的膚色,打扮和語言都與我們不同,難免使人對他們産生不協調的感覺。

不過,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又高唱民主自由,尊重人權,酷刑聲請條例不應被排斥的。賓哥其實也有過一次與南亞人接觸的經驗,可同大家分享。

某天约了一班朋友,在錦上路一間炭燒乳豬馳名食肆晚飯,席間某友人突然驚叫:我電話丢了!此時,大家都好緊張,幫忙四處找。我福至心靈,即管打那朋友的電話一試。電話通了,對方用半咸半淡,廣東話夾英文說撿到電話,約好在附近巴士站等。我們起初想,幾千蚊的電話都可以失而復得,難免被人屈錢,於是,為安全計,大班人陪朋友湧至巴士站。原來對方真是兩位南亞裔人士,他們没有我們想象的兇神惡煞,也没有屈錢,非常禮貌地問我朋友電話型號,要求我們撥通一次後就歸還電話,我追上前送他們兩百元酬謝,即被婉拒,兩人微笑揮手而去。

這件事,是想說明十隻手指有長短,不能一竹竿打一船人。我們不排除酷刑聲請之下有害羣之馬留港破壞治安。但從警方的罪案數據統計來看,這些難民大部分仍是安分守己的。

賓哥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