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Kelvin!

2015年的平安夜,起床如常的習慣翻閲網上的新聞,突然跳出一條消息,「一名男子太古城墜樓死亡,懷疑是有新聞王子稱號的鄧景輝⋯」,天啊!我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怎會這樣?
從美國到香港,認識Kelvin有25年了,那時他剛從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畢業,來到舊金山,就和我在同一電視台工作。他初出茅廬,但很自信,又認真好學,對人友善,予人印象非常良好。
那時大家都年輕,身處海外沒幾個朋友,都愛相約談天說地。他那種豪情壯志和抱負,那憂鬱眼神中透出的自信和表情使人印象深刻,揮之不去。
1994年,他決定離開美國返回香港發展,臨行前我們一班友好送別,始終對他放棄在美國奠下基礎感到可惜。他反而樂觀的告訴我們,香港會是他發光發亮的地方。
果然,回到香港,他的工作表現獲得肯定,他的俊朗贏得新聞界一個前所未有的稱號「新聞王子」。兩半後我也回港發展,但離開了十多年,有點陌生徬徨。那一晚,他接到我電話,録完新聞匆匆由廣播道趕來和我見面,很著急地為我介紹朋友,打探門路,給予意見。他對朋友的那份真摰至今我仍感激。
香港這個社會,人人都在忙,地方不大,但能約到見面機會不多,我們彼此,見面反而少了,但那種相識於微時的情感仍然很深。
我很同意一些朋友對Kelvin的印象,他有一種魅力,總令人記起他的笑容,神情,甚至是說話的聲線。
七日了,今天是他猝然離去的第七日,我始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本來每年聖誕,都會循例打電話同朋友互相問好,今年懶惰了,改了用whatsapp ,徧徧就沒有發給Kelvin!這幾天經常冒起一個無聊的想法,會不會我打了電話和他說幾句,事情或者不會發生呢?又或者是,如果我近排有約他出來聊下,就不⋯唉!認識他這樣久,從來不知道他內心如此的絕望!很難過,對不起,Kelvin!
這幾天,我一直想寫一些關於Kelvin的事,但每提起筆,思緒凌亂,內心鬱結!寫不出來!這一篇自覺也是凌亂堆砌,真對不起讀者,更請老編原諒。

賓哥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