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9月20日網誌上貼文。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9月20日網誌上貼文。

陳家強談聯儲局議息

(先機網報道)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網誌發表文章;香港時間周五凌晨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宣佈維持基準利率不變,與市場預期一致。議息結果宣佈後市場相對平靜,與事前大家的熱烈討論大相逕庭。但這是否意味暫緩加息是一個正確的決定?還是如一些市場人士認為這只是把問題拖延,市場的不穩定性未有因此降低?
事實上,聯儲局加息是美國邁向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重要一步。自2008年聯儲局首次推行量化寬鬆至今已達七年,聯儲局資產負債表在歷次量寬後大幅膨脹,在非正常的低息環境下,環球資本市場資金氾濫,資產價格被嚴重扭曲,因此貨幣政策正常化有其迫切性。
大家都知道金融市場對貨幣政策極為敏感,為避免市場過分猜測,以及減低加息對市場的衝擊,聯儲局採取了一個以數據為本的加息策略,即在美國經濟增長、失業率及通脹達到一定水平後才開始加息。因為這些統計數字都是定期公佈的,市場可以自行判斷加息的可能性,提高了加息決策的客觀性。然而美國的經濟統計數字參差,時好時壞,未能完全消除環球金融市場因加息預期帶來的不穩定性。
另一方面,儘管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只是時間問題,但過去數年不少投資者利用低息環境進行各種投資,獲利甚豐,在聯儲局落實加息後投資策略會作出調整,這難免為金融市場帶來衝擊。因此,無論聯儲局如何小心管理市場預期,正式加息時市場還是無可避免有一定的波動。
過去數年大家一直熱烈討論聯儲局的加息時間表,毫無疑問美國的加息步伐是影響市場穩定的主要因素,不少市場人士和官員,包括我在內,都擔心持續的低息環境會造成資產泡沫,為經濟帶來風險。到了近日,環球經濟放緩,經濟下行帶來的風險開始呈現,各種資產尤其是大宗商品價格和股票市場,在世界特別是中國經濟減速的影響下出現相當的調整,某程度上限制了資產泡沫的風險。
但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市場風險增加,情況更形複雜。就以本港樓市為例,日前議息前有記者問我美國加息對香港樓市的影響,我當時指出經濟方面的因素,包括整個內地市場和香港本身的經濟環境,以及未來樓宇單位的供應,相對於息口來說可能更加重要。
聯儲局無可避免需要考慮全球經濟下行等因素,但放緩加息步伐是否就可以解決環球經濟所面對的問題?事實上,量化寬鬆對經濟的好處尚不明顯,而加息其實沒有一個完全沒有風險的完美時機。但若聯儲局放棄以數據為本的時間表,並將全球經濟等因素加入考慮,如此市場對利息的預期反而變得不明朗,增加了市場的不穩定性。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一次聯儲局決定暫緩加息,市場的反應並不一致。希望維持低息環境的投資者固然可以繼續借貸進行投資,但亦有不少聲音憂慮夜長夢多,希望聯儲局盡快開始加息以消除市場的不穩定性,也讓新興市場可以盡早在新的利率環境下向前邁進。總而言之,貨幣政策正常化難免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投資者必須保持小心謹慎,時刻做好充分的準備。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