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市僅僅經過11個交易日,一路暴跌1331點。
中國股市僅僅經過11個交易日,一路暴跌1331點。

A股股災
金融戰中隱現索羅斯魅影

(先機網報道)2015-07-03 三峰 深察智庫(三峰 深察智庫戰略分析師)

一、股市暴跌,證監會查無罪魁?

中國股市從2015年6月12日最高點5178,僅僅經過11個交易日,一路暴跌1331點到6月30日的3847,眾多市民大呼股災,許多專業人士更稱這是一場金融戰。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這輪股市上漲,高杠杆高風險的場外配資規模巨大,場外融券的氾濫,股市期貨、港滬通等金融開放和自由化政策的盲目推進,各種投機和內幕交易盛行,是此次暴跌的原因。許多資深學者認為證監會信奉新自由主義採納自由放任的市場模式,監管不力導致了上述問題。
6月29日,盤中跌破3900點關口,監管層午後緊急發聲,否認場外配資強平致A股暴:【證金公司表示,一般認為場外配資主要通過恒生HOMS系統接入證券公司交易系統,滬深兩市近兩個交易日通過HOMS系統強制平倉金額不超過40億元,今天上午強制平倉規模約22億元,合計佔交易量的比例很小。張曉軍稱,從對場外配資初步調研情況看,通過HOMS系統接入證券公司的客戶資產規模約4400億元。】
這一說法與專業機構的估計差距很大。據《東方早報》,場外配資公司人士估計場外配資規模大約1.7萬億-2萬億,遠高於證監會的估算:……引發次輪千點暴跌行情的真正導火索,就是配資資金與股指期貨其實是存在高度相關性的。……很多配資公司都專門聘請了專業的股指期貨團隊為他們運作股指期貨對沖,同時很多資金量的配資客也有做股指期貨對沖的需求。
一旦場外有機構大舉做空股指期貨,很多弱勢股就會迎來大跌,而配資公司此時往往會借勢通過強制客戶減倉或平倉的方式進一步做空股市,從而在股指期貨上謀取暴利,而這一切都是屬於配資公司和少數大資金量配資客的遊戲,大資金量的配資客根本不會被強平出局,因為在股指期貨市場上謀取的暴利足夠他們進一步補足保證金,而小資金量的配客對此毫無應對之策,最終淪為了這輪踩踏的犧牲品。】
按照上述分析,場外配資的抽離,可能從6月15日就開始了。
經濟觀察報刊7月2日登張彬文章則明確指出,期指市場的惡意做空,是這一切的元兇:【惡意做空者是誰無從考證,但是對於市場的影響是致命的。從最近幾日的市場表現來看,其演進路徑可以歸結為:IC1507率先砸盤,負基差持續擴大,帶動正股市場殺跌,引發場外融資爆倉、場內融資盤平倉、公募基金贖回,先跌停的股票賣不出去,只能賣出尚未跌停的股票,造成A股市場的大面積跌停。簡言之,上述過程是自我負反饋的過程,而漲跌停板制度的存在將負反饋的過程無限拉長。】
張彬進而強調,做空有兩類:套保或者投機,由於近期期指市場賣盤巨大,三大期指尤其是IC1507頻頻跌停,所以,“必然存在一種甚至多種勢力的惡意做空。
其實僅從本週三7月1日當天的期指盤面,就可以明顯看出有一種或多種勢力在惡意做空股指期貨:【週三早盤,期指早盤低開震盪上行,上午保持高位震盪態勢,中證500期指強勢震盪,盤中大漲近5%。午後開盤,期指震盪下行,14:30左右期指跌速加快,三大期指全線下跌。盤後期指跌速不減,滬深300期指盤中跌逾8%,上證50盤中跌逾7%,收盤稍有回升,中證500期指全部合約封跌停。】
量躍資本首席經濟學家張捷認為,通過期指、ETF等金融衍生品做空大盤的利益極為巨大:【當前我國股市最大風險在於有了股指期貨以後,通過金融衍生品做空大盤的利益極為巨大,這已經不是對個股的做莊,而是對大盤的做莊。6月29日,滬深300的期指總成交是39753億元,而相關股票成交是7040億元,股指期貨成交量已遠遠超過股市股票成交量。這背後的盈虧是按照成交量乘以漲跌點數計算的,股指期貨的盈虧超過股票很多倍,股票可以成為操縱股指的工具,對其中的聯合做空必須有所重視。】那麼,到底是哪股勢力在惡意做空期指?鳳凰財經援引相關人士的分析認為,此輪做空勢力操作水準極高,完全不是國內機構的做法,疑似與索羅斯相關的國外頂尖投機團隊所為:【對於今天的過山車行情,絕大多數人的分析是從下周凍結新股申購資金去考慮,根本沒同時觀察期指和股指的關係,今天先是期指有主力突然大肆作空,繼而引起300指數跟跌,根本不是先拋股票而使指數下跌,是期指作空導致指數下跌,其操作手法與九七年索羅期在香港市場通過期指作空港股一樣。目前主力的資金非常巨大,完全不是國內機構的做法,操作水準極高。】
境外大額資金通過股指期貨做空股市的跡象是十分明顯。一些國內跟風的小股資金也獲利頗豐,例如:【6月26日,通過做空期指,“周楠傑期指1號”日盈利58.25%。5月28日,市場急轉而下,“周楠傑期指1號”反手做空,日盈利41.75%。從5·28大跌到6·26·股災日不足一月,在市值海量蒸發同時,是一些激進做空股指期貨的期貨私募猛然冒尖,其中,“周楠傑期指1號”兩度在大跌日做空股指期貨而獲巨利,在4個月不到時間內盈利逾10倍。】

二、轉捩點在4月16日,新自由主義思維之下,監管機構放出全面做空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此輪暴跌中率先砸盤、頻頻跌停的中證500期指,以及上證50期指,正是今年4月16日剛上市的期指。哪個部門哪些人應為其盲目推出期指承擔責任?
據新華網報導:【4月16日,上證50和中證500股指期貨上市儀式在上海舉行。中國證監會黨委書記、主席肖鋼出席上市儀式並作重要講話。他指出,這是我國金融期貨衍生品市場體系建設邁出的重要一步,必將為我國資本市場的穩健運行和改革創新注入新的動力。】當時的中小投資者就普遍擔心,【中證500股指期貨,會成為中小股票的“大殺器”】。
雖然監管機構一再散播輿論稱不會成為大殺器,但是最後確實變成了大殺器!
做空中國的另一管道,是新加坡交易所交易的富時中國A50指數(FTSE China A50)。據該交易所的資料,2015年前三個月,該指數期貨合約量已經飆升至1,790萬張,同比大增165%。
4月16日、17日或許是中國股市的一個重要轉捩點:中國監管機構當天表示為加大市場的股票流動量,將允許機構投資者借股做空,同時將可以做空的股票數量擴大至1100只。如果之前的做空機制只能影響個別和小範圍股票的話,4月16日開始的做空機制已經能夠觸動股市全域,然而監管層對即將發生的惡意做空行為卻沒有做出任何預防措施。
4月16日左右做空機制的全部放開,展示了監管部門典型的新自由主義和市場原教旨主義思維。即當認為股市存在泡沫時,不是通過政府手段干預和控制股市理性走穩,而是寄託於市場做空機制平衡泡沫,結果客觀上將股市泡沫形成和破裂過程變成了股市莊稼和大資本掠奪散戶和中小資本的盛宴。

三、做空中國:外資的坐莊和索羅斯的足跡

早在2015年6月3日,素有“債券大王”美譽的金融大鱷格羅斯(Bill Gross)表示,下一個具有做空機會是中國股市,尤其推薦做空深圳綜合指數。
格羅斯與索羅斯有著密切合作並得到索羅斯的信任和定理支持。據悉,格羅斯的新東家駿利資本(Janus Capital)稱,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旗下私募投資基金Quantum Partners已對格羅斯管理下的一個帳戶投資了5億美元,並表示格羅斯將依據類似於“駿利全球無約束債券基金”(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 Fund)的投資策略來管理這個帳戶。
格羅斯表示,未來的中國經濟增長無法支持深圳綜指仍處於目前的點位。從技術面來看,該指數與擊鼓傳花有相似之處。中國散戶投資者以歷史上最快的速度申請新開股市帳戶,加速了股價以誇張的速度上漲。同時,中國的出口增速在放緩。由於人民幣盯住美元,與亞洲其他國家貨幣相比,其競爭力正在減弱。而目前中國出口業以及經濟發展速度的放緩也使得中國的資產價格正處於危險之中。因此未來中國深圳綜合指數將有很大的做空可能。
《華爾街日報》6月5日報導稱:【現在的一個重大問題是,如何才能最好地做空深圳股市。駿利資本拒絕就此置評。】
格羅斯具體如果做空中國A股,他當然是保密的,他當然不會公開通過那個公司、帳號及哪些人及哪些途徑方式來做空中國股市。格羅斯六月初放出公開信號,那麼他可能在五月就已經高位套現並著手準備在股指期貨做空了,5月底就已經開始做空了。他在6月初放出消息,就是給全球的對沖基金和投機資金,包括中國國內炒作股指期貨的資金發出了信號:國際巨頭將在6月份做空中國A股。
外資勢力尤其是美國金融勢力,肯定是中國這次股市暴漲暴跌的主要莊家之一,索羅斯、格羅斯僅僅是其中的代表。據花旗監測到的和它自己能夠承認的資料:中國股市暴跌前,即6月10日至17日這一周時間內,中國的ETF基金就向美國流出16億美元,6月3日至10日這一周時間內,中國股票基金則向美國流入71億美元:【資金一邊流入美股,一邊卻在持續流出新興市場。據海外媒體報導,花旗給出的資料顯示,截至6月17日的一周時間裡,新興市場基金共流出21億美元,其中,中國的ETF基金流出16億美元。相比于上周,此前一周的資本外流情況更加嚴重。根據資金流向監測機構EPFR的統計,截至6月10日的一周時間裡,新興市場基金共流出93億美元資金,創下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單周流出規模,其中71億美元來自中國股票基金。EPFR此前公佈的資料則顯示,2014年全球新興市場基金整體資金流出230億美元,這是自2011年以來最大規模資金流出。有分析人士擔心,這種情形有點像是2013年夏天的重演,當時美聯儲警告將結束量化寬鬆(QE),隨後新興市場經歷了大規模的資本外流。如今,隨著美聯儲加息時間點臨近,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債券收益率飆升和資本外流似乎在所難免。】
也就是說,自格羅斯6月3號發出信號,號召資本從中國撤出做空中國後,外資有個加速撤退的趨勢。當然,格羅斯、索羅斯自身資本的撤退,則應該在6月3號之前了。
再考慮到同一時間段內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美銀美林及瑞信等外資投行紛紛唱空A股,斷言滬指將大跌30%至50%,這一切都是國際金融戰的典型特徵。
隨後中國股市在6月中旬開始連續下挫,6月底形成股災。
6月30日,格羅斯在駿利資產管理集團一份投資展望中更是煽動稱,中國將出現經濟危機:
【格羅斯還表示,危害市場穩定的事件會促成自我發展的拋售浪潮,其中可能觸發拋售的事件包括希臘債務危機的惡化可能引發對其它歐洲國家的擔憂;驅動債券價格走低、美元走強的貨幣政策措施;以及新興市場或中國出現經濟危機。】
索羅斯的佈局還不僅僅是一個格羅斯。索羅斯表面上退休,並且積極參與政治謀劃和拉攏政治關係,但是仍然在幕後指揮自己的團隊改頭換面準備對中國等國家的金融襲擊。至少在一年以前,索羅斯的前團隊就在為做空中國而大舉佈局。2014年4月21日路透香港報導,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前投資團隊將在2014年第三季在香港成立一支對沖基金,最初資本至少為1.5億美元,成為2014年該地區最大的新創基金之一:【這只名為Pleiad Investment Advisors的對沖基金公司由Kenneth Lee和YOSHINO Michael Stephen共同創建,而這兩人曾在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專注投資中國及日本市場。這家基金公司大部分資本可能鎖定期會在3年以上。而其中大多數來自HS集團提供的種子資金,HS集團是由黑石集團離職的高管Michael Garrow和高盛離職高管Johannes Kaps去年創建,該集團主要是為亞洲新成立的對沖基金提供長期穩定的初始資本。】
當時,中華元智庫創辦人張庭賓認為,隨著滬港通的推出,「索羅斯們做空中國的所有條件也基本具備。」

四、新自由主義改革導致的股災要靠深化新自由主義改革來解決?

今年以來,索羅斯一項重要任務是推動中國的資本專案開放。為此,索羅斯不惜對中國進行威逼利誘,2015年5月19日,索羅斯在世界銀行佈雷頓森林會議上,一方面放言中國遭遇經濟危機後將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方面呼籲美國允許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促使中國“允許人民幣在市場上自由兌換”以促進經濟發展。
學者余雲輝對此表示極度擔憂:【只要中國放棄資本項目管制,那麼,以華爾街為首的國際資本可以聯手起來進一步推高人民幣匯率,拉升中國的股市和債市,然後,反手做空中國,引爆金融危機。索羅斯宣導的“刺激反射理論”可以再次應用于掠奪中國百姓的財富之上。】
然而,證監會並不認為之前過度的放鬆監管、推進金融自由化和對外開放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如放開股指期貨和做空機制,允許高杠杆場外配資、港滬通等等)有誤,其解決股災的辦法,是用進一步的金融自由化和對外開放。
626股災的同時,證監會主席肖鋼在於6月26日上海2015陸家嘴論壇發表重要講話,當人們期待他用什麼方式解決股災的時刻,他表示要儘快推行人民幣自由兌換,他說:【對外開放已邁出重大步伐,但是,資本專案尚被管制,人民幣尚不可自由兌換,這無疑阻礙了我們構建開放型經濟體制的步伐;……人民幣匯率,肖鋼指出要提高國內國外兩種資源的配置效率,促進國際收支長期基本平衡,因此我們必須完善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化形成機制。為達此目標,必須大力發展外匯市場,增加外匯市場的參與者,有序擴大人民幣匯率的浮動空間,尤為重要的是,央行必須大規模減少其對市場的常態式干預。】
另外,在股市暴跌的時刻,肖鋼6月26日上海2015陸家嘴論壇進一步提出「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戰略新興板,與創業板錯位發展」,以及堅持「放寬上市准入門檻」,這進一步加劇了市場恐慌。
再例如在7月1日晚上,證監會推出了一系列放鬆監管、刺激股市投機和金融自由化的政策來應對股災:【晚9點左右,滬深交易所宣佈下月降低A股交易結算費。其後,晚10點左右,證監會更是發佈了兩融管理辦法。提前實施的辦法規定,允許券商在客戶信用基礎上,和客戶商定展期次數;取消維持擔保低於130%兩個交易日內追加擔保比例不低於150%的規定,允許券商與客戶自行商定補充擔保物期限與比例的具體要求。】
另外一個重大舉措,就是推行內地與香港的基金互認,進一步拓寬外資投機A股和肆意進出A股的通道:【內地與香港基金互認將於7月1日起正式展開,中國證監會也在受理申請前一日就基金互認安排下的常見問題做出解答,包括24個問題,對申請條件及申請程式各方面細節做出解釋。基金互認的初始投資額度為兩邊市場資金進出各3000億元,海外投資者可曲線進入A股。】
這裡,無比強大基本邏輯是:新自由主義、市場原教旨主義改革導致的問題,要靠深化和推進新自由主義和市場原教旨主義改革來解決?
五、索羅斯的戰略算盤:外國資本和買辦資本為何要製造股災
當然,在人民幣自由兌換之前,在外資可以迅速靈活地撤出中國之前,僅僅外資本身是無法製造股市的暴漲暴跌的,他還需要買辦資本和中國民間本土資本的配合。上述三大資本聯合構成了本輪股市暴漲暴跌的莊家,其中外國資本和買辦資本為主要莊家。例如,【樂視網CEO賈躍亭自2015年6月1日至3日通過深交所大宗交易方式累計減持公司無限售條件流通股3524萬股。其中6月1日減持股票均價68.5元,6月3日減持股票均價73.33元,合計成交金額近25億元。】整個家族減持多少?其自稱是百億規模。
賈老闆僅僅是跟隨外資撤退的中國民間本土資本之一。
另一股龐大的勢力則是買辦資本。在當今中國,沒有權力當不成買辦。6月3號格羅斯發表做空中國股市的號召的一周多以後,6月15日,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李劍閣在中國金融博物館書院發表演講,批判國家牛、改革牛,認為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威脅改革,唱衰股市,從而配合索羅斯、格羅斯引爆了此次股災。李劍閣稱:【「改革牛」和「國家牛」都是以改革和國家的名義為牛市背書,同樣是很危險的。股市有漲有落是正常的,就應該讓它自然地走,政府部門最好不要對行情發表意見。……我認為,中國現在面臨的最大危險是不改革,更大的危險是改革往回走。……現在國有企業到底怎麼改?已經改了什麼?還要改什麼?方案似乎十分模糊。舉目看全國,誰在改?改什麼了?也很茫然。……我認為,導致不改革或者改革往回走的最大威脅主要有兩個,一個是民族主義抬頭,另一個是民粹主義抬頭。民族主義盛行以後,對改革開放是絕對的阻礙。……最近一位官員在其母校清華大學校慶時做的演講,引起了民粹主義式的攻擊。……從2003年開始,中央財政投入這麼多資金到醫療衛生領域,我們卻很失望地看到,目前中國的醫患關係是改革開放以來,甚至是建國以來或有史以來最最惡劣的。為什麼?原因當然很複雜,但用民粹主義思維鼓吹老百姓看病不該付錢天經地義,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中國要解決老百姓看病問題,第一,發展公立醫院之外,必須要大力鼓勵社會資本辦醫,同時讓各類醫院都能夠平等地納入醫療保障體系。】
李劍閣的真正用意非常明確,他認為,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是在用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搞改革,因此對他自己所推崇的新自由主義、市場原教旨主義改革產生了威脅,他認為存在不改革和改革往回走的趨勢,其中包括國企沒有私有化(還有央企合併)、醫療行業公益化去市場化資本化等等。
眾所周知,2015年4月1日下午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會議強調:公立醫院是我國醫療服務體系的主體;要把深化公立醫院改革作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舉措,著力解決好群眾看病就醫問題;要堅持公立醫院公益性的基本定位;要落實政府辦醫責任。這就明確了醫療服務體系改革的公益化大方向。隨後,新華社也發表新華時評,認為公立醫院作為醫療服務體系主體,要姓公,不能再搞市場化、商品化改革。而李劍閣的講話就是要否定習近平公立醫院為主體、公益性為主體的醫療改革思路。這被李劍閣攻擊為民粹主義思路。因此,李劍閣認為,中國改革在停滯和倒退,所以股市不應暴漲。
身為匯金操盤手的李劍閣不僅僅是唱空股市,而是做空股市:【5月28日,匯金公司減持了工行與建行的股份,這也是匯金首次減持“四大行”的股份。根據港交所披露的公開信息,匯金於5月26日在A股場內減持工行和建行,金額分別為16.29億和19.06億元。】
作為四大銀行的大股東,國有金融資本的主力,在5月底減持銀行股份給中國股市帶來了什麼風向標式的影響和戰略衝擊,是不言而喻的。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索羅斯、格羅斯等外資投機資本也正是在5月底或者5月中旬減持中國和中國概念相關股票、高位套現的。李劍閣對格羅斯可謂亦步亦趨:格羅斯們5月底減持堅持,他也堅持。格羅斯6月初放言做空中國股市,李劍閣則6月15日也發表演講看空中國股市,直接引發了史無前例的大股災。
李劍閣先生給中國上了生動的一課:匯金、中投等等本來是都是國家資本,但是如果由美國培養、美國洗腦、美國控制的芝加哥男孩、新自由主義官員來操盤,就會變成殺傷力巨大的買辦資本。
遙想加入世貿前後,吳敬璉配合外資超低、唱空中國股市的行為,不禁讓人感歎歷史又在重複:前者是悲劇(整個中國都不明真相),今天則必定是笑劇(普通國民都明白了,但還是發生)。
在樓市泡沫繼續膨脹的情況下,適當提振股市本來對國家、對百姓都是好的戰略選擇,何況還有一帶一路的戰略需求。國家有戰略,然而新自由主義勢力控制的執行部門卻搞成了暴漲暴跌,搞成了外資、中國買辦資本、中國本土資本聯合坐莊掠奪中小資本和散戶的大賭場、屠宰場。如果政府不代表人民嚴格干預和控制市場,市場必然是由大資本乃至外國大資本所主導的,市場決定一切就是大資本決定一切,散戶和小民絕無決定市場的能力。今天中國股市的股災又一次證明了這一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
外資及索羅斯、格羅斯們為何要打壓中國股市?考慮到中國金融買辦勢力即將推出的人民幣自由兌換就十分清楚了。如果在2015年年底人民幣自由兌換徹底實現前,中國股市暴漲到萬點左右,大規模進入的投機性短期性外資熱錢如果抄底、如何套現、如何掠奪中國?因此,外資的意圖就是在2015年底人民幣自由兌換基本實現之前,動用買辦資本將中國股市打壓到兩千點,隨後短期進入的外資抄底,引發史無前例的大泡沫,將股市於2016年中期推到萬點左右乃至更高,隨後在2017年再刺破泡沫,獲得巨額投機利益迅速撤出,引發中國經濟社會危機,推動顏色革命,隨後再從經濟政治上徹底殖民中國、從版圖上肢解中國。這恐怕就是索羅斯們及美國情報機構的戰略算盤。
外資及索羅斯、格羅斯們為何要打壓中國股市?考慮到中國金融買辦勢力即將推出的人民幣自由兌換就十分清楚了。如果在2015年年底人民幣自由兌換徹底實現前,中國股市暴漲到萬點左右,大規模進入的投機性短期性外資熱錢如果抄底、如何套現、如何掠奪中國?因此,外資的意圖就是在2015年底人民幣自由兌換基本實現之前,動用買辦資本將中國股市打壓到兩千點,隨後短期進入的外資抄底,引發史無前例的大泡沫,將股市於2016年中期推到萬點左右乃至更高,隨後在2017年再刺破泡沫,獲得巨額投機利益迅速撤出,引發中國經濟社會危機,推動顏色革命,隨後再從經濟政治上徹底殖民中國、從版圖上肢解中國。這恐怕就是索羅斯們及美國情報機構的戰略算盤。

(版權聲明:深察智庫「微信公眾號shenchazk」所發佈文章均為智庫原創及作者投稿,歡迎分享,轉載請保留此版權聲明。)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