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聰上演反修例版宮心計

反修例運動鬧得熱哄哄,反對派各個派系大為興奮,政客等着吃「人血饅頭」,希望從今次社運中分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在這場社運中先是寂靜無聲,繼而一馬當先的香港眾志,由其前後不一的表現中,亦流露出內部「聰鋒」的權力爭奪。

當反修例風波於6月9日引發起一場規模空前的大遊行時,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仍在獄中坐監。一周之後的6月16日,林鄭特首宣布暫緩修例之後,再度引發更大規模的遊行示威,黃之鋒仍然在獄中受刑。6月17日,黃之鋒出獄,即急不及待帶着亢奮的心情前往示威區,幾日之後,在黃之鋒的積極帶領之下,香港眾志也從運動前期的無聲無息,一下子成為整場運動中焦點所在。

黃之鋒之所以在出獄後急於出頭,據說與眾志內部的權鬥有關。黃之鋒在獄中時,眾志在主席林朗彥的帶領下,於反修例運動中無法突圍,處於邊緣化的位置,6月10日凌晨,反修例激進示威者首次衝擊立法會時,眾志僅在主席林朗彥的帶領下,於添美道靜坐,未獲關注;其後眾志又在港鐵站內阻撓市民外出,昔日所謂的「學生運動光環」變得聲名狼藉。而一系列失敗行動均由林朗彥主導,這令林朗彥在眾志內的領導地位受到質疑。

眾志2016年4月10創立,成員主要源自前學民思潮和學聯兩大派系,作為學聯的主要代表人物,羅冠聰成為創會主席,副主席由前學民思潮的發言人黎汶洛出任,前學民思潮的召集人黃之鋒任秘書長,副秘書長為前學民思潮發言人周庭。

黃之鋒與羅冠聰之間的聰鋒權位之爭,從眾志成立開始早幾年已經成為坊間熱議的焦點,當羅冠聰任主席之時,就傳出學民系要架空羅冠聰、讓他成有名無實的「漢獻帝」之說。有分析指出,黃之鋒個性外露,好大喜功,但志大而智小,鋒芒畢露,具有政客的特徵,而羅冠聰卻色厲膽薄,見小利而忘義,難擔起政黨的領袖之責。羅冠聰任主席時,黃之鋒鋒芒畢露,羅不滿黃之鋒大出風頭,令外界將眾志與黃之鋒劃上等號,兩人的不和已是公開的秘密。

而學民系和學聯系兩派之間,同樣存有介蒂,學民派年輕且成員多學業欠佳,學聯派則年紀稍長,以大學生為主,兩者多有分歧。

2018年改選,黃之鋒力推前學民系的林朗彥擔任主席,替換下來的羅冠聰,原副主席羅冠聰的女友袁嘉蔚因被排擠而退黨,副主席剩下鄭家朗一人,另一副主席位則被裁撤,黃之鋒連任秘書長,而羅冠聰則只出任常委。

2018年的眾志改選,人事變更,羅冠聰明顯失勢,他亦在facebook上發表言論,稱自己身心都力有不逮,需要重新調整,反映出他對失勢感到灰心。

聰鋒之爭,並沒有隨時間的推移而減少,更於這次反修例運動中有所反映,受黃之鋒支持的林朗彥在反修例運動中表現欠佳,羅冠聰因知名度較高,又曾隨李柱銘等人訪美獲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接見,逐漸在眾志中突圍而出。但羅冠聰的光芒並沒有維持多久,6月17日黃之鋒出獄之時,黃已搶盡媒體的聚焦。

6月21日的包圍警總行動,又傳出聰鋒之間的爭議,黃之鋒主張積極爭奪主導權,而羅冠聰則反對,擔心受黃之鋒拖累,讓眾志成為眾矢之的。但黃之鋒並沒有因此而剎停搶盡風頭的腳步,反而在外媒的協助下,一步步成為整場運動中的焦點人物,羅冠聰惟有再度處於下風。

文:隨筆

上一條下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