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門立法會選舉正式開鑼。

澳門風雲:

蘇嘉豪留學台灣大起底

AA制先生佔盡女同學便宜

近日澳門立法會選舉正式開鑼,一個年僅26歲的年輕人赫然入眼,蘇嘉豪在台大讀書時的同窗,在社交平台揭開他的「風流」事績。文章中指他們在學期間經常往來,所以能夠直接地認知蘇嘉豪的為人,至於透過蘇的其他同學、朋友口中,我對蘇的認識就更為深刻。這位表面一身正氣,口口聲聲為澳門爭取社會公義,要革新議會的蘇嘉豪,誰能想到,在多年前卻是留台澳生圈中著名的「AA制公子」,還是曾自詡擁有「五朵金花」的風流公子哥。

2009年6月,蘇嘉豪從聖若瑟教區中學第五校畢業以後,選擇留學台灣,入讀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公共行政組本科課程。當年,讓人印象最深是每當夜幕降臨,在台大校園旁邊的卡拉OK店和小酒吧裡,總是活躍著蘇嘉豪的身影,而在他身邊總有幾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圍著轉。

在一眾小女生中,身材高挑來自香港的法律系女生劉某很快成為蘇嘉豪的首個獵物。在外表精神醒目、能說會道的蘇嘉豪面前,天真的劉某很快「上釣」。

不過,只相處了三個多月,劉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與蘇分手了。之後,雙方在台大校園內相遇竟是側目而視。兩人在短時間內由戀人迅速成為一對「仇人」,這箇中謎團一度讓蘇、劉的朋友、同學,包括我在內都感到好奇。

終於,劉某向閨蜜道出了真相:「這樣的男人沒有一個妻子可以忍受。」這句話通過她的閨蜜傳了出來,澳生們才慢慢在茶餘飯後,漸漸地知曉原由。原來,就在與劉某相處的日子裡,蘇嘉豪竟然同時腳踏幾條船。如果蘇是遮遮掩掩、腳踏幾船,也許尚屬較常見現象,但蘇居然可以明目張膽地在劉、蘇約會的時刻,甚至在床上纏綿之際,不斷接聽女生電話,而且調情之話,旁若無人,讓劉某只能憤然選擇分手。在蘇身上的類似個案,絕非孤例。

2011年11月26日,第48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在新竹文化局演藝廳舉行。最佳新演員獎被《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男主角柯震東奪得。記得當時一位在台大讀書的澳生學弟揶揄蘇嘉豪說,「阿豪,這個獎應該頒給你。你曾經追過的女孩大大超過柯震東。」對學弟的嘲諷,蘇嘉豪不僅沒有臉紅,反而感到很自豪,還對外吹噓身邊有「五朵金花」。可見,蘇嘉豪的大學生活是忙著讓女生「上釣,表面正氣的臉孔,恐怕是引誘女生上鉤的門面、偽裝而已。

「AA制先生」的由來

風流成性的蘇嘉豪,即使經常吹噓身邊有「五朵金花」,但是「五朵金花」卻沒有讓他那顆不安分的心靜下來。大三那年,我們經常看到蘇嘉豪的身影在台大外國文學系的教學樓下徘徊。不久,外國文學系印尼僑生呂某就成了蘇嘉豪的「第六朵金花」。再不久,就常常看到蘇嘉豪與呂某在台大附近的時鐘酒店、酒吧出雙入對。那段時間裡,蘇嘉豪經常曠課。即使有時匆匆趕來上課,也是一副腰酸背痛、無精打采的樣子。

但是,面對生活作風極度混亂的蘇嘉豪,呂某這朵「金花」也很快「枯萎」了,兩人相處僅四個月就匆匆散場。對兩人的分手,我並不驚奇,令我驚奇的是他們分手的原因。

就在蘇嘉豪與呂某分手後的某 ,室友在上網時突然激動起來,當著我的面大罵蘇嘉豪不是個男人。對此,我感到莫名其妙,趕緊跑過去看他的電腦。原來,呂某在網上發了篇貼文,詳細描述了與蘇嘉豪從相識到分手的過程:兩人在台大某活動中相識,不久就熱戀起來。一天,蘇嘉豪與呂某相約臺北某夜店狂歡後,便到附近的時鐘酒店開房。事後,蘇嘉豪竟然提議將該晚房費平分,氣得呂某立即起床,穿上衣服,結清房費走人。當時,這篇貼文受到台大學生們瘋傳,很多留台澳生都拜讀過。隨著茶餘飯後的八卦傳播,蘇嘉豪“AA制先生”的“雅名”就在台大校園內傳播開來。事實上,蘇嘉豪的AA制,並不是表示他數目分明,而是充分反映出他是一個想占盡便宜,想財色兼收的醜陋的青年偽君子。

更加豈有此理的是,聽呂某的好友說,呂某兩個月後發現自己懷上了蘇嘉豪的孩子,去找蘇嘉豪商議。但蘇嘉豪不僅不給予關心,反而厚著臉皮稱只能與呂某維持“炮友”關係,讓呂某自行搞定,直言女孩墮胎是件平常事。蘇嘉豪自私自利,罔顧他人利益的性格表露無遺。

蘇嘉豪在澳門政治圈裡好歹也算有些名氣。作為社運圈的新生代,蘇嘉豪對外形象是為公義、為民生、為弱勢在呼籲、奔走,號稱要消除社會不公,要“活化立法會”,並不停抨擊競爭對手毫無禮義廉恥。但在私底下,蘇嘉豪卻是個管不住“下半身”,沒有任何禮義廉恥、沒有任何責任承擔的人。一個在男女關係、在床上的利益都算到盡,蘇嘉豪參選,難道不是早已機關算盡,想撈盡政治利益嗎?    面對蘇嘉豪的“雙面人生”,我不禁要問,蘇嘉豪究竟是什麼人?想起舊約聖經《傳道者》最後一節:“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這段話正好是說給蘇嘉豪聽的。回想起蘇嘉豪玩弄女性之種種所為,正如聖經所指:對蘇嘉豪“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神必審問,作為蘇嘉豪昔日同窗的我,也得把他的表裡不一的偽君子面目公諸於眾,讓大家審視一番,對他有更真切的瞭解,不要像臺灣的小女生那樣,成為他的獵物─ ─政治上的獵物。

上一條